足球钢琴相通,梅西是球场莫扎特
2018-06-28 09:42: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作者:黄启元  
1
听新闻

  记者黄启元与郎朗合影。

  中国江苏网讯 (记者 黄启元)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很多事情都是这样,看缘分。

  本报记者黄启元的媳妇是郎朗的粉丝,常请假全国各地去听郎朗的演奏会,但却一直因为没有一张合影而引以为憾。而从未完整听过一场音乐会的我,却在俄罗斯世界杯的茫茫人海中与郎朗不期而遇。这是缘分,更是人品。

  世界杯陪伴着我长大

  实话说,在莫斯科卢日尼基体育场遇见郎朗是个意外,甚至连采访也是“蹭”央视的。

  法国和丹麦的比赛结束后,昏昏欲睡的我没有像往常一样随着球迷大部队去赶地铁,而是站在媒体中心门口抽烟提神,顺便为即将开始生死战的阿根廷队祈祷一下。

  毫无预兆,郎朗和央视记者王楠出现了。当时,记者黄启元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采访,而是求一张合影,回去好跟媳妇显摆显摆。

  白色长裤,黑色开衫,一身休闲装扮的郎朗很难让人联想到舞台上那个穿着燕尾服,端坐在钢琴前的音乐家。

  “这次我只能在莫斯科看两场比赛,除了这场法国对丹麦,还有明天的巴西对塞尔维亚。”郎朗有些遗憾地说。他其实还想看决赛,但是正逢录制专辑,只能看电视过瘾了。

  今年36岁的郎朗是最知名的中国钢琴演奏家之一,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他和足球还有不解的缘分。

  “我出生的时候正好是(西班牙)世界杯,那年意大利夺冠,当时刚有黑白电视,我爸就守着看,”郎朗说他是六月出生的,那一年,中央电视台首次直播世界杯的比赛。

  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马拉多纳的“上帝之手”至今仍是人们常常会提到的谈资,而那一年郎朗开始学琴。“当时我还太小,不懂得看,”他说。

  郎朗开始看世界杯是1994年,当时的决赛在巴西和意大利之间举行。“记得特别清楚,巴乔最后罚丢点球。”他回忆说。

  那个时候郎朗练琴很忙,看足球可以说是他最大的乐趣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德甲、意甲也开始看,还有国内的比赛,当时辽宁也挺强的。”他说,“有的时候太忙了,只能看新闻。”

  后来的世界杯郎朗有了更多的参与,以钢琴家的身份。

  “2006年的世界杯,我在德国的开幕音乐会上演奏,同时还有三大男高音之一的多明戈。”他说,“2014年,我在巴西又和多明戈一起在决赛前夜里约体育馆里的音乐会上表演。”

  最喜欢梅西,他像莫扎特

  郎朗最喜欢的球星是梅西,“他就像一个魔术师,像莫扎特一样,赛场上能随心所欲,”说到莫扎特,郎朗的手做了一个弹琴的动作,非常潇洒。

  因为梅西,郎朗一直都支持阿根廷队,但本届世界杯,阿根廷让他很失望,不过他还是认为阿根廷可以小组出线。“目前还是小组赛,淘汰赛才开始残酷起来,现在就是先遛一遛,有些球队来没来得及调整,包括阿根廷还算没有完全出线,还是有希望的。”

  “可能是因为年龄的增长,或者球队整体的不给力,”“我上届的时候最支持阿根廷,最后遗憾地输给德国了,这几年我还是喜欢梅西。”

  看得出来,郎朗对梅西是“真爱”,他甚至可以理解到梅西所承受的压力,“不管什么样的球员,在场上都是处于一样的起跑线,他们可能太紧张了,可能肩负着一个民族的希望,在赛场上比常人的压力大得多,比如C罗,那么有经验的球员面对伊朗罚点球都会被接住”。

  同样常处于聚光灯下的郎朗对梅西的紧张表示理解。“比如我到了格莱美的舞台,或者奥运开幕式现场,在十万人中间确实也很有压力,因此我很理解梅西和C罗他们。”他说。

  除了梅西,郎朗还喜欢内马尔,“我和内马尔弹过四手联弹,他是个很可爱很单纯的人,很热爱生活,今年也不容易,一直受到伤病的困扰,好不容易在世界杯前复出,希望巴西明天能够战胜塞尔维亚。”

  提到演奏,现在弹琴之余还能颠几下球的郎朗表示,足球和钢琴有很多相通之处。

  “弹琴是十根手指,需要配合,和一个足球队一样。很多球星聚到一起各自为战踢不好,就是配合的问题,”他说。

  “此外,足球赛和音乐会一样都是90分钟,有中场休息,加时赛就好像是ENCORE(返场),表演就像踢球一样随时需要调整状态。”他说,“比如和乐队合作,就好像是接球传球,弹一会儿把旋律接过去,不时和小提琴小号来个对应。”

  但是大部分时候,如果是独奏,郎朗觉得还是比足球赛容易一些。“毕竟没有对抗,最大的对手就是自己,可以自己控制,不像足球,如果对方踢得更好就要超常发挥。”他说。(莫斯科专电)

标签:世界杯;莫扎特;郎朗
责编:徐鑫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