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与压力并存 江苏交出亚运“中考成绩单”
2018-09-05 10:23: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作者:徐鑫  
1
听新闻

  中国江苏网讯 (记者徐鑫)9月2日,第18届亚运会在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闭幕。江苏运动员以19人次获得15项次金牌、28人次获得14项次银牌、20人次获得12项次铜牌的成绩提交了一份较为满意的答卷。按各省市所获奖牌计算,江苏列奖牌数第4名,位居国内第一集团。

  事实上,与其说我们关注亚运会、关注江苏运动员的表现,不如说我们更关注的是两年后的东京奥运会,江苏运动员会有什么样的表现?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中国代表团出征雅加达后,江苏省体育局局长陈刚亲自率领保障团队前往雅加达,为江苏健儿做好后勤保障工作。因为,亚运会既是总局及国家队的任务,也是地方体育主管部门的重要任务。

  三大收获 整体水平依旧位居国内前列

  传统优势项目继续保持竞争力。据统计,江苏运动员共在19个大项、41个小项中获得奖牌。其中,有11个大项、15个小项获得金牌。游泳(跳水、花样游泳)项目是夺牌大户,获得7枚奖牌,其中4枚金牌,分别占奖牌和金牌总数的17.1%和26.7%;击剑项目也获得7枚奖牌,其中2枚金牌,分别占奖牌和金牌总数的17.1%和13.3%。再加上羽毛球获得的1枚金牌,这三项所获金牌几乎占到金牌总数的一半。江苏省体育局竞体处处长陶新表示,江苏在传统优势项目中依旧表现出一定的竞争力。

  新人挑大梁体现后劲十足。本届亚运会上,整个中国代表团都呈现出年轻化的趋势,有74%的运动员是首次参加亚运会。江苏也不例外,派出了大量的年轻选手。例如,江苏首金获得者——击剑项目女子佩剑冠军钱佳睿,羽毛球项目的石宇奇、何冰娇、汤金华、高昉洁,射箭项目的张心妍等,他们年轻、有冲击力,尤其是张心妍,以射箭项目世界第117位的排名逆袭,一路过关斩将,成为射箭进入亚运会40年以来第一位夺得女子个人赛金牌的中国选手。这些年轻选手在赛场上展现出来的实力,让我们有理由期待两年后的东京,代表中国奥运赛场上承担起争金夺银的重任。

  集体项目上多点斩获。在篮球、排球、花游等6个集体项目取得了奖牌。女排是中国的优势项目,也是影响力巨大的项目,继2016年里约奥运会、2017年全运会后,江苏运动员连续三年在综合型大赛上取得金牌。里约奥运夺冠时,龚翔宇年仅19岁,经过两年的磨练,如今在亚运赛场她已成为中国队的绝对主力。

  花游项目上,江苏是去年全运会的冠军。本次亚运会上,贡献了两名主力队员和教练员,为最终夺冠做出重要贡献。另外,在三人篮球这个奥运会、亚运会、全运会新设项目上,江苏女篮运动员姜佳音表现突出,为中国队夺冠也做出了重要贡献。

  对标找差 不足之处既是压力也是动力

  尽管江苏队在亚运会奖牌榜上跻身第一集团之列,但无论纵向还是横向比,都存在一定的不足。差距给江苏竞技体育发展带来不小的压力,需要引起高度重视,在接下来不到两年的时间里,需加大投入力度和训练备战的强度,才能在东京奥运的“大考”中取得更加理想的成绩。

  横向来看,江苏与广东、浙江等兄弟省市比,存在一定的差距。本次亚运会上,广东贡献的奖牌数达到52枚,金牌数从2014年亚运会排名第4位的25枚一跃成为本届金牌榜首位的30枚;近邻浙江省,凭借游泳项目12枚金牌的“一枝独秀”,从上届亚运会金牌榜第6位一跃上升为本届第2名。另外,山东依然牢固占据着前三,北京则后来居上稳中有升,金牌榜跻身前四。

  纵向对比,相比广州亚运会和仁川亚运会,江苏在参赛人数和规模上都比前两届多,但是金牌数和夺金人次却减少了。尤其在射击和赛艇两大项目上退步较为明显,前两届在上述两大项目上均有金牌入账,此次雅加达的表现却差强人意。对此,陶新分析认为,原因是综合的,“一方面部分优势项目处于新老交替的断层阶段,例如,跳水陈若琳的退役,直接导致该项目后继无人。其次,缺少明星尖子运动员,即所谓的高原不高,也是江苏竞技体育存在的差距,例如,随着仲满、吴静钰、陈若琳等奥运明星的相继退役,江苏目前明星运动员屈指可数。另一方面,本届亚运会新增的壁球、藤球等项目在国内发展还不成熟,金牌数减少客观上与项目设置和集体参赛等因素有关。”

  值得一提的是,江苏体育还有一个现象需要引起重视,即“阴盛阳衰”的现象较为明显。当然,这也是整个中国体育存在的现象。这同样需要进一步加大投入、提高训练水准,采取合力才能在男子项目上“更进一步”。

  三大亮点 江苏体育创新改革初见成效

  一是基础体能大项出彩。俗话说,得田径、游泳者得天下。再加上自行车项目,雅加达赛场上,江苏在这三个体能基础大项上共获得6金、4银、2铜的较好成绩,并打破三项赛会纪录,这也预示着,这三个成绩可以在世界赛场上与对手一争长短。

  首先是王嘉男凭借第一跳的8米24破赛会纪录的成绩获得冠军,要知道王嘉男的最好成绩是8米47;其次是沈铎和队友联袂打破了女子游泳4×200米自由泳接力赛的赛会纪录;张雨霏、史婧琳与队友则打破了男女混合4×100米混合泳接力赛的亚洲纪录。上述成绩,即使放在国际赛场上也具备争金夺银的实力。

  值得一提的是,江苏自行车项目在去年全运会上表现不佳,主管部门重新布局调整不到一年便在亚运会上夺金,同样在基础体能大项上增强了信心。

  二是跨项选材初见成效。江苏轮滑运动员郭丹虽然没能在亚运会获得金牌,但却成为闭幕式旗手,尤其在江苏运动员赵帅已经成为开幕式旗手的前提下,颇让广大体育迷感到些许意外。事实上,如果了解郭丹的经历、了解中国体育关于跨界选材的动向,或许就不难理解郭丹成为闭幕式的旗手。

  作为中国首位轮滑世界冠军,郭丹是集世锦赛、世界杯、世界运动会轮滑项目的“大满贯”获得者。她是第一位既参加了冬奥会,又参加夏季亚运会的运动员。

  江苏是体育大省,正在朝着新时代体育强省迈进,要实现这一目标,需要积极改革体育发展方式。国家体育总局提出“跨界跨季跨项选材”的号召后,江苏随即积极开展“轮转冰”项目,2016年创新组建了“冰轮两栖”试点,而郭丹就是身兼冬夏两项的运动员。冬季时,她参加速滑比赛;非冰期时,她仍进行轮滑训练。今年年初,她凭借足够的积分亮相平昌冬奥会。

  江苏不只有郭丹一个改革先行者。在校大学生张鑫也是可圈可点,她由啦啦操改练滑板才一年时间就为中国队夺得滑板女子碗池组项目的铜牌。她们都是跨项选材成功的典范,同时体现了江苏体育改革初见成效。

  值得关注的是,尽管女子橄榄球项目没有夺金,但依旧体现了体育改革的成效。本次亚运中国女子橄榄球代表队,国家队12人大名单,江苏占据7席,教练组4人名单有3人为江苏选送。这样一支以江苏运动员、教练员为班底组成的亚运会参赛队伍,从一开始就得到了省体育局的高度重视。进入备战十四届全运会周期以来,在陈刚局长的亲自关心下,江苏省体育局与国家体育总局签订联办中国(江苏)国家橄榄球俱乐部队战略合作协议书,获得了橄榄球项目超常规发展的机会。虽然决赛中以2分之差遗憾地与金牌擦肩而过,但也体现出这支组建不久的女子橄榄球队取得的进步,我们有理由期待两年后的东京。

  三是在非奥项目上做出应有的贡献。江苏在武术和桥牌项目上均有金牌入账,与省体育主管部门重视和谋划密不可分。从纳入专业队、推广俱乐部、单项协会改革等多方合力并举给予保障。

  综上所述,通过亚运会的中考,江苏的竞技体育检验了队伍、找准了差距,为两年后的东京奥运打下良好的基础。可以说,江苏竞技体育在压力和希望中前行。

  两年后的东京,江苏再亮剑!

标签:江苏;亚运会;整体水平
责编:徐鑫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