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哈世锦赛金牌榜首预示走出低谷 中国体操队一雪前耻但危机尚存
2018-11-05 14:16:00  来源: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  作者:慈鑫  
1
听新闻

  北京时间11月3日深夜,2018年多哈体操世锦赛落下帷幕。最后1个比赛日,中国体操队在女子平衡木和男子双杠上各得1金,加上之前获得的男团和男子鞍马金牌,中国队以4枚金牌的总成绩与美国队并列金牌榜首位。这是自2011年东京体操世锦赛以来,中国体操队在世锦赛上取得的最好成绩,尤其是重夺男团金牌,更是预示着中国体操已经彻底走出了2016年兵败里约的低谷。

  不过,体操作为中国竞技体育的传统优势项目,相比起其他优势项目,成绩大起大落的现象显得格外突出。进入新世纪以来的5届奥运会,中国体操队既有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9金辉煌,也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和 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两次遭遇重创。此次中国体操队在多哈打了翻身仗,但如何进一步扬长补短和保持队伍实力的平稳增长仍值得思考。

  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体操队1金未得——强项不够强、难度不够高、动作编排未能顺应国际体操发展趋势等问题成为中国体操队兵败里约的主要原因。里约奥运会之后,中国体操队对自身存在的问题提出针对性解决方案。此次多哈世锦赛,肖若腾在男子鞍马、邹敬园在男子双杠、刘婷婷在女子平衡木项目上,都展现出了既有高难度又有稳定表现的极强实力,加上此次未参赛的范忆琳在高低杠项目上较强的竞争能力,这几个单项以及此次获得银牌的男子全能,都有望成为中国体操队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的冲金点。

  中国体操队重夺男团冠军,对于中国体操项目来说意义重大。男团是中国体操队向来最为看重的项目,本次世锦赛,依靠双杠项目的强势表现,中国体操男队最终力压俄罗斯队夺冠,时隔4年,重新成为世界男子体操最强的团队。作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之前的第一次大考,这样的成绩对增强中国体操队的信心有着巨大帮助。

  但值得注意的是,中国体操队的劣势项目却和优势项目一样明显。中国男队的双杠、鞍马实力突出,但跳马、自由体操、吊环却缺少具有竞争力的选手;中国女队的平衡木保持了较强优势,但跳马和自由体操两个单项却与世界一流水平差距明显。

  中国体操队的老对手日本队,此次在多哈遭遇滑铁卢1金未得。但作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东道主,日本体操队此次在多哈的表现绝不能让中国队放松警惕,毕竟体操项目在日本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一方面,日本男队由于主力队员内村航平已经年近30岁,加上伤病缠身,状态已经大不如前,而老将田中佑典又在男团双杠比赛中两次掉杠,得分仅有 11.566分(仅此1项就与中国队拉开了5.5分差距)。虽说日本队主教练水鸟寿司抛出了“中国制造的体操器械让日本队员不适应”的评论,但日本国内已经掀起了男队需要反思的舆论风暴,这很可能迫使日本男子体操在未来两年发生大的变化,日本男队仍然是中国队不可忽视的对手。

  另一方面,日本人渡边守成在2016年9月成功当选国际体操联合会主席。两年来,渡边守成力主国际体操联合会进行诸如计算机辅助打分系统的改革,这套辅助打分系统的模板以日本运动员为原型,辅助打分系统的设计和生产商是日本企业。一旦这一改革付诸实施,对于日本运动员来说无疑占尽先机。

  此外,体操是人为打分项目,渡边守成成为国际体操联合会主席,日本运动员更容易得到国际体操运动发展趋势的信息,也就更容易赢得裁判们的印象分。

  依靠优势项目的绝对优势和稳定表现,中国体操队此次在多哈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不过,中国体操的一些固有问题还是比较明显,如“偏科”问题。

  比如中国女子体操在保持了平衡木、高低杠优势的同时,跳马和自由体操两个项目则彻底回到了“解放前”。

  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女子体操队首次夺得奥运团体冠军,与男子体操一起“比翼齐飞”,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出现了像程菲这样的腿部力量强的女选手。中国女子体操由于长期以来受困于女选手腿部力量弱,在跳马和自由体操两个主要依靠运动员腿部力量的项目上无所作为,程菲的出现改变了这一窘境。此后女队还出现了腿部力量同样出色的王妍,不过,随着程菲、王妍的退役,可遇不可求的腿部力量强的女选手再次绝迹,中国女子体操的“瘸腿”问题又暴露出来。那么,真的是因为“人种问题”吗?

  显然不是。此次多哈世锦赛上,日本女子选手村上茉爱最强的就是自由体操,并获得了银牌。而在美国女子体操队中,女子全能卫冕冠军摩根赫尔德,也是一名出生在中国的华裔运动员。无论是村上茉爱还是赫尔德,都不存在腿部力量弱的问题,这说明,人种问题不能作为中国女子体操选手腿部力量普遍偏弱的理由。

  关键问题还是人才储备不够厚实。

  在选拔和培养体操后备人才上,中国体操的选择面相对较窄,基层体操的训练方法和人才培养模式还停留在“体校时代”,这一人才培养和选拔机制有其历史贡献,但在新的时代,这一机制也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中国体操的发展。

  2008年北京奥运会创造辉煌之后,中国体操就开展了面向青少年、儿童的“快乐体操”运动,但收效并不明显。中国体操管理者早已发现,美国、日本这两个传统体操强国,同时也是体操群众基础最好的国家,是因为数以千计的少儿体操俱乐部的广泛存在,才有了竞技体操源源不断的人才。

  体操被称为是运动之母,体操训练是少儿发展身体素质的基本手段。在美国,练习体操是数百万女孩的共同选择,体操带给孩子们的是快乐和健康的身体、优美的身形,其中的佼佼者,更有机会成为世界冠军、奥运冠军。“体操”并不是大多数中国家长传统印象里的艰辛形象。

  从中国体操来说,此次在多哈迎来低谷之后的重新站起固然可喜,但如何持续、稳定地让中国体操运动发展下去,才是更重要的命题。

标签:体操队;中国体操;体操
责编:徐鑫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