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招聘:谨防陷阱骗局

在线招聘虽然帮助很多人找到了工作,但是虚假信息却从来没有断过。[详细]

聚焦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23次会议

5月23日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在宁开幕[详细]

治国理政进行时

我们人民共和国的航船正在破浪前进……[详细]

狱中蔚少辉:与死刑犯同囚 经常掉眼泪苦脸念佛
2012-06-28 21:18:25
来源:体坛网
【字号:  】【打印【纠错】

谢亚龙南勇等亮相央视 面容憔悴显格外苍老(图)

  蔚少辉最爱哭,最脆弱。看守所里的他像抓救命稻草一样拥抱宗教: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又在前额和胸前点下“上帝保佑”,其他宗教的餐前礼四哥也学,还跟卖淫团伙的小伙学破魔障的法印。

  夏俊峰则“没什么能耐,小心眼,爱吹牛,自尊心还挺强”。

  老夏

  有两个名人陪着蹲号子,岳山想都没想到。一个众人同情,那个刺死两个城管的小贩夏俊峰,外号老夏,还在等最高法院的死刑复核结果,不服,一直喊冤;一个人人喊打,原国足领队、足协裁判委员会主任蔚少辉,人称四哥,十多天前一审判决下来了,跟老板谢亚龙一样,十年半,很配合,不上诉。

  可能是长得比较“正派”的缘故,调房第一天中午,岳山就被委以重任:和死刑犯面对面吃饭。

  岳山前一阵蹲区所,放眼尽是毛贼,办假证的、卖死牛肉的、摘褂的撬门锁的,这和沈阳市看守所市所关押的“腕儿”没法比,拿岳山的新室友来说,这里有贩卖几十公斤海洛因的毒枭,有卖淫嫖娼团伙的,有前国足的,还有犯命案的。岳山命好,从区所被调到市所,“简直是从牛棚到宾馆”,这里竟然有肉吃了。虽说是盖了大蓝戳还带毛的厚皮猪肉,还很可能捞不着,但总比区所顿顿清水白菜强,腻歪得有只虫子都想往嘴里塞,那是肉。

  市所房间50来平方米,来来去去人数稳定在25人上下,除去蹲坑和洗手池,便是左右两块占去大半面积的铺板,齐腰高的红漆木板,底下是冷冰冰的水泥。“板儿”在看守所房间里占绝对的战略地位,在押人员每天有20个小时“宅”在上边,坐板儿、溜板、吃饭、睡觉。铺板上有6根立着的铁棍,专门伺候“危险人物”,他们戴着脚镣,全天候被牢牢扣在铁棍上。眼下这间房的铁棍利用率是4/6。

  “看着点儿,他杀了俩城管。”看房的指着对面铺板中间一个镣住的人,对岳山说。

  面前的死刑犯也不憔悴,30多岁,五短身材,手挺小,拿筷子的右手缺了半截指头。基于岳山一脸的敬畏之情,男子说,他叫夏俊峰,以前在五爱市场摆摊的。城管打他,拿凳子和水壶往他脑袋上砸,他兜里正好有切香肠的小刀就掏出来捅,就捅死俩,还重伤一个。自己手指也给折了。

  老夏搁这里少说待了一年,也算“老油条”了。屋里铺板、墙上不少类似利器刻出的涂鸦,有女朋友的名字、“××到此一游”,还有“回家”。老夏也刻,刻完又划掉,没人知道他写的什么。一周前,老夏的二审判决刚下来,高院维持原判,还是死刑。老夏情绪不对,好些天没怎么说话,要么自言自语,一个劲儿看着白糊糊的墙面直愣神。

  “里边的人表情非常少,每个人眼光直,总在走神想事。眼睛里看不到光,就算他看着你,也不觉得他在看你。”二进宫的80后吴有光总回想起那间惨白的屋子,屋里再多阳光,都像个太平间。

  四哥

  进门要过几道关:坐板、睡觉、放茅。

  屋里有个大喇叭,6点钟起床吹号子,像军队一样,迅速起床叠被子,分列两排盘腿坐好,两个两个下板,一组洗漱,一组“放茅”,后者基本上是倒计时,三两分钟一到就换下一位,白天禁止“放茅”,岳山刚进去那会儿精神极度紧张,每天吃三大盆子饭,21天大茅未果。八点半是“坐板儿”时间,每天五班,学禅宗打坐、背监规。那得是全身重量全加在坐骨两个骨头尖上,一节课四十多分钟过去,大伙脸都煞白,久了屁股也起黑茧子。市所条件好,允许换伸腿和靠墙的姿势。这也得在统一口号下进行。往往管房一声“伸左腿儿”,二十多个人,便齐刷刷伸出左腿。

  每天周而复始,好在房客源源更迭。新人能带来外边的新鲜事,像是万达着火了!啊,是吗。地铁一号线试开通了!哎哟,真假的?而后足不出户的人们就这个话题展开热烈讨论。即便没新闻,一群抢劫犯里来个打架的,也是生活的改变,挺好。

  不几日,“新人”岳山又被搭话了。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儿凑上前小声问他:你咋回事儿啊?岳山认出他是人们口中的“足球儿”,前国足的。

  如是这般自我介绍后,这个有点肿眼泡的老头儿亮出自己的身份:我叫沈辉,真名蔚少辉,他们都叫我“四哥”。

  岳山没什么反应,四哥有点败兴。但四哥不气馁,一口气往下说。说他是国家足球队领队,体委大院里长大,插过队,1984年到体育总局。说他那个“蔚”字其实有知识的人都念“玉”。说他媳妇人可好了。说他冤枉,圈里传他家是LV陈列店,其实好多都是钥匙包,外国贼便宜,有时候打折500买回来的,还有仿的……

  “恨不得把祖宗八辈叫什么全告诉你。”被科普过的吴有光亦表示。难得碰上个把久仰“四哥”大名的,一个月以后照样打回原形,“喂,老头儿,毛巾拿错了”。

  四哥还跟外边一样大嘴巴,喜怒都挂脸上。不过惹一坏毛病,总哭。屋里数四哥最爱哭。他会某天忽然换条红衬裤,看着怪吓人的,问他咋了,他说今天是我女儿生日;一会儿又换件红衣裳,说今天是结婚纪念日。让他多吃点,他也吃不下,一会儿就眼泪巴沙地哭起来。

  大伙说四哥是在云端的人,给掉坑里了,他最脆弱。四哥像抓救命稻草一样拥抱宗教。岳山还记得,四哥常苦着脸,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又在前额和胸前点下“上帝保佑”,还跟卖淫团伙的小伙学破魔障的法印。

  一说到球,四哥就“活了”。他开始两眼放光,一连串车轱辘话,你知道中国足球为什么不行?他们现在都不懂球,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懂球,什么叫球,什么叫足球,中国足球从哪儿开始?他能把任何事都扯到球上,滔滔不绝讲一小时,旁人犯困了他还在讲。大伙聊车,他就说有个踢球的买了什么车,进而延伸到球员哪年入队、哪场比赛拿了什么奖。电视里播到法国,他就说那年我去巴黎,代表我们国家队如何,说着说着,四哥又哭了。

  解闷

  老夏和四哥,一个典型的东北人,一个典型的北京人,东北人嫌北京人老哭,不够爷们儿;北京人也不喜欢和小摊小贩来往。这两位同一屋檐下的人物并不怎么惺惺相惜,玩不到一处去。

  周一到周五坐板、放风,背402个字的监规。周六周日是休息时间。四哥下象棋;老夏最爱打扑克,斗地主,号称斗神,从来没输过。“几年来每周末都打这东西,54张牌,分13个花,包括两个王,什么背不来啊。”牌搭子吴有光说。

  机械化生活逼出了囚徒们超凡的生活技能。

  岳山学会拿水泡萝卜咸菜,咸味泡没了当土豆丝吃,放点辣椒,拌上方便面里边的调料,“特别好吃”。有人把铺板上老化的钉子撬下来,磨利了在墙上刻字。他们还做了一个镜子:把吃剩的袋装食品那层亮银的纸一点一点揭下来,拉成四方形,搁水里泡两三天,塑料薄膜一起掉,拿水印那面直接贴厕所旁的有机玻璃上,手纸叠成楞,往外边把气泡刮走,干了以后,从外边看,比家里镜子都漂亮。

  四哥留头发,有把小木梳,每天对着这面镜子梳头,二八,九一,来回分。从前他留光头,喜欢清爽,2006年当上国足领队,足协的头儿说,剃光头影响不好,他就留了小平头。进来以后他坚持不剃光头,不想自己像个犯人。

  大家还想方设法创造话题,尽管绕来绕去也就那些:

  律师。老犯看来,律师分两类,办事的律师,直观感受是,律师来了,警察对我好了,有人罩着我了。另一类是骗子律师,老夏不喜欢他的律师,老想东想西,“肯定是骗我媳妇钱的”。“新闻上说,吴英说外面的律师没有用,都是骗她的。实际上里边的人都这么想的,律师说的,净扯淡。尤其律师谈费用的时候,简直是不可忍受了。”过来人岳山说道。

  其他天马行空的。像白日依山尽谁写的?鱿鱼和海兔有什么区别?潜水艇是大是小?

  大家想啊想,不管想多远,最后肯定得回到这屋里。白炽灯、监视器,肉身还在铺板上,起床、拉屎、吃饭、坐板、睡觉,统一时间统一规范统一伸出左腿或右腿。

 [1] [2] [3] [4] [5] 下一页
作者:  编辑:中江网编辑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