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13x72.jpg
运动
单亲妈妈为儿子在搏击台上“拼命”

时间: 2017-09-13 16:09:00    来源:澎湃新闻  

  ↑苗婕。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张新燕

  上周,ONE搏击冠军赛上海站落下大幕,赛事吸引了近万名观众现场观战。最受主场观众欢迎的并非大名鼎鼎的主赛选手、次中量级世界冠军本阿斯特伦,而是一个名叫苗婕的上海女选手。

  苗婕用时仅仅40余秒就降服对手埃及人莫娜萨米尔,创造了ONE冠军赛历史上女子比赛的最快终结记录。

  围笼中的苗婕英姿飒爽,胜利的一刻她兴奋地挥舞起拳头欢呼,但很少有人知道,在苗婕的笑容背后承载着的却是太多不易与艰辛。

  此时距离她投身搏击MMA赛事不过几个月,一年前她还在为生计犯愁,一个月账户里只能看到400元,更何况作为一个单亲妈妈,她还有一个两三岁的儿子要抚养。

  ↑苗婕在训练馆中实战训练。

  儿子,才是第一位的

  一个工作日的午后,澎湃新闻记者来到位于胶州路58号的Warzone搏击馆,这是苗婕日常训练的场馆,彼时距离她在ONE冠军赛获胜只有两天时间。

  但苗婕告诉记者,“我是靠身体吃饭的,一天(训练)都不能放松。”

  和几个比自己大几圈的壮汉轮番对抗,不时挨到重拳,不时被结结实实固定在地面,这种拳拳到肉让你看着都觉得痛,但苗婕笑言:“我只和男的练。”

  一个多小时的对抗训练,当苗婕坐在你身边时,仿佛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她满不在乎地笑笑,她的每一天都是这么过来的,早已习惯。

  按照苗婕的说法,“现在的生活很满足。”

  18岁从体制内走出,全国青年女子柔道冠军的头衔并没有给苗婕带来什么眷顾,她做过健身教练,也有过长时间在家无事可做的日子。

  20多岁结婚,但长年光脚训练以及大幅度的降体重给苗婕的身体带来了影响,她好不容易才怀上孩子,保胎针就打了5个月。

  熟悉苗婕的人都知道她格外疼爱儿子“花生”,“花生哥怎么怎么了”是她的口头禅,她的朋友圈里也都是儿子的萌照。

  平日一到五儿子上托儿所,苗婕一定自己接送,周末会把儿子一起带去搏击馆,自己训练和教学,儿子就在一边玩耍。

  “花生哥是第一位的,为了多陪儿子,推掉了不少课,很感谢现在的这家搏击馆,大家都像一家人,我可以把孩子带到馆里,我忙的时候,其他人都会陪儿子玩。”

  馆长是两位老外Kemal和Saulo,苗婕眼里,Kemal是个格外严厉的人,谁不小心把馆里的墙壁弄脏了,都少不了一顿骂,唯独遇到“花生”,Kemal看着被涂鸦的墙壁还能搂着小朋友哈哈大笑。

  ↑训练馆里面挂着的巴西柔术腰带。

  为了儿子:想赚钱,想出名

  “花生”是苗婕的命根子,除了诞下儿子异常不易之外,缺少父爱也让苗婕打定主意不能让孩子受一点委屈。

  “当初是因为练习巴西柔术让丈夫不满,他觉得我在柔术上花的时间太多了,后来把我和孩子的一切开销都停了。”

  2009年,苗婕经过启蒙教练推荐接触了巴西柔术,当时在国内还没有真正的女子柔术选手,苗婕进步很快,也真正爱上了柔术,为此甚至辞去了中科院一份在实验室有编制的工作。

  生下儿子两个月后,她就走进了训练馆,感觉无法支持才作罢,但半年后她又开始了正式训练,当初为了支持丈夫创业是苗婕拿出了所有积蓄,但在自己面临事业选择的岔路口时,她的背后却空无一人。

  ↑训练中,苗婕的左脚小脚趾习惯性脱臼了,她忍着痛自己又把脚趾掰回去了。

  苗婕2016年赢得了阿布扎比世界柔术大赛的冠军,今年又在另一项大赛获得第三,不过她的收入依然是个问题。

  “我是柔术紫带,这个级别奖金不高,很多时候奖金只够来回机票的钱。”

  去年是苗婕人生最艰难的一段时间,因为要把更多时间留给儿子,在之前的拳馆她很难接到更多的课,“开始就靠最惨的时候,一个月手头只有400元,光孩子吃饭都不够。”

  此番在ONE冠军赛中完爆对手,但苗婕接触MMA(综合格斗)比赛的时间并不长,今年开春才打第一场比赛,至今也只有4场比赛经历,为什么会从搏击馆走向铁笼?

  苗婕说的很直白:“想赚钱,想出名。”

  ↑训练间隙,苗婕给有旧伤的手缠上胶带。

  “打到我打不动的那一天吧”

  说话的时候苗婕总是乐呵呵的,但MMA的战场绝不是坦途。

  “我以前是练柔道的,然后又练巴西柔术,但拳击是我的短板,拳击的步伐和过去练柔道要求很不一样,我不容易适应,总是挨打,但我不怕,脸上打花了又怎样?只要还能坚持,我就会想着如何在地面上扳倒对手。”

  苗婕的第一场MMA赛事就遭遇失败,她被冠军选手莉莉娅在笼边用组合拳连续击打,场面异常惨烈,很多人都以为苗婕不会再坚持。

  ↑结束一天的高强度训练后,队友帮苗婕踩背放松。

  但卷土重来的她随后迎来三连胜,包括在亚洲级别最高的ONE冠军赛中获胜,距离这场胜利两周时间,苗婕又将马不停蹄奔向下一站。

  如此拼命,答案只有一个——这个单亲妈妈要让儿子过得更好。

  问及苗婕在MMA赛事中有什么目标?她的回答很坦诚:“我不知道争取金腰带是怎样的一个过程,我也不知道我自己打的比赛处于什么阶段,我就是努力去赢。”

  苗婕今年30岁,在搏击圈不算老也绝对谈不上年轻,她到底准备打多久呢?

  ↑进行了一下午高强度训练后,苗婕躺着地上放松。

  “我没有计划,自己也不知道,也许打到我打不动的那一天吧。”

  苗婕喜欢把自己叫作“超人妈妈”,她也的确用一个女人的肩膀独力挑起了家庭的重担,现在除了参加比赛之外,她主要通过带课谋生,学生除了小朋友和女学员外,还有警校的搏击教官。

  尽管在学生中她备受好评,但苗婕总共40多位学员只有17位办了正式的年卡。

  “一方面,我得多花时间陪儿子,另一方面,一般的爱好者来训练的频率也没那么高,我觉得没必要一定办年卡。”

  苗婕就是这么实在的人,现在她一个月全部带课费加起来有一万多,苗婕觉得很满足,“我儿子一个月花费差不多2000多,这个收入够我儿子吃喝,这就够了。”

    原标题:搏击台上的单亲妈妈:为了儿子,要战斗到打不动的那天

标签:澎湃新闻记者;搏击;柔术
责任编辑: 徐鑫     
  • 271x60.jpg
苏网酷评 更多>>
悦动视窗 更多>>
专题汇总 更多>>
全民健身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