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男子历时50多天花费超20万元登顶珠峰并同步直播
2018-06-04 11:03:00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高敏华、王浩宇  
1
听新闻

  吴新宇整个人比出发前精瘦许多,尚显干涩的嘴唇和黝黑的皮肤,是高山上猛烈的光照和风雪在他脸上刻下的印记。说起过去五十余天在高海拔的山区度过的经历,他显得格外的平静。原来,这一场冲击世界第一峰的冒险,竟然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在接近顶峰的高度,居然还会“塞车”……

  今年5月16日,吴新宇成功登上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的消息在佛山本地朋友圈疯传,大家为他的壮举兴奋点赞。这个44岁的个体户老板说,自己可能不会再去挑战8000米以上的山了,但如果去拍摄一部纪录片,他愿意重返珠峰。

  仅报名费就要3万美元

  海拔8844.43米(根据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公布),是个令人仰视的高度。吴新宇登山已经多年,曾挑战过6000米以上的雀儿山、7000米以上的宁金抗沙峰,但8000米以上的山峰从未涉足。“登山的人,都会把攀登珠穆朗玛峰作为梦想,但之前一直没有具体计划。”去年8月,吴新宇和几名登山好友聚会,想商量一下2018年攀爬入门级的8000米山峰——马纳斯鲁峰,然而几位好友却想去珠峰,大家一拍即合。10月,吴新宇报名参加并缴纳了登山订金,这事就算定下来了。“其实当时对于登顶成功,心里也没把握。”吴新宇笑着说。

  登珠峰一般有两条线路,一是中国北坡,一是尼泊尔南坡。吴新宇参加的攀登队伍属尼泊尔一方,仅报名费就要3万美元,前往尼泊尔的路费需自己承担,除此之外还要准备专业登山装备,大概要数万元,登顶后还需给向导1500美元的奖励。“这是我参加过最昂贵的一次挑战了。”吴新宇打趣道。

  等待:数十天反复拉练

  2018年3月28日,吴新宇从佛山出发和队友前往尼泊尔,抵达珠峰大本营,这里的海拔已达5360米。大本营之上还有4个营地,分别是海拔 5980米的C1、海拔6400米的C2、海拔7200米的C3、海拔8000米的C4,C4营地之上就是地球最高的地方——珠峰峰顶。在这里他和队友开始了适应性训练,同时等待5月冲顶的窗口期。

  吴新宇所在的队伍共有6人,在等待窗口期的数十天中,队员们进入“适应—拉练—再适应—继续拉练”的过程。首先是徒步EBC(世界著名徒步线路,终点为珠峰南坡大本营)适应,再攀登6145米罗布切峰拉练,然后是大本营适应期,再进行珠峰C1、C2、C3的拉练与运输物资,此后再下撤稍低海拔的丁波切等待适合冲顶的窗口期。“那段时间很难熬。”吴新宇坦言。

  珠峰大本营上,互联网信号时断时续,训练之余他就摄影、写旅行日记。平原地带很少看到的日晕、月晕,在这个高度随手可拍,银河也触手可及。低温之下,相机离开他的连体羽绒服就会起雾气,“看不到参数,都没信心能拍好,后来发现效果还不错。”营地天气飘忽不定,有时雷暴天气会持续一整天。最关键的是珠峰是一座不断变化的山峰,山上的冰川、岩体、积雪的变化乃至崩塌基本无法预测,在营地上吴新宇经常会听到类似于雷声的轰鸣,这些声音正是珠峰上发生冰崩和雪崩的声音。

  登顶珠峰遇“塞车”

  每年登珠峰的窗口期就在5月中旬,而今年只有两三天,总攀登人数三百多人,有一半以上都集中在5月15~16日冲顶。

  “15日晚上9点左右出发,只有头灯在闪耀着,前方是早出发的队伍头灯,后面是晚出发队伍的头灯,如果从山下往上看一定蔚为壮观。”吴新宇说,作为亲历者,当时没有太多的想法,就是推着上升器一直攀爬,由于大多数时候只有一根路绳,也很难超越前者,只能一个跟一个慢慢往山上移动。当天边出现一道黑明交际线,前方队伍停了下来,原来是到了著名的“希拉里台阶”。“正常希拉里台阶到顶峰也就一个多小时,但是队伍行走很缓慢。最熟悉的洛子峰,8501米的高度已经在我脚下了,更不用提7801米的孥子峰,后面是一大片的尼泊尔国界雪峰;身后左侧是中国国界,一条冰川直泻下去延伸至嘎玛沟,我曾经徒步过珠峰东坡,这个地方印象最深刻,可以看到马卡鲁峰、珠穆朗卓峰,对面的卓湘营地。”

  惊险:睡醒发现氧气已耗尽

  在整个登顶过程,两次意外让吴新宇想起来都觉得后怕。5月14日,从C2营地到C3营地,吴新宇来到一座冰壁前,仰望在前面攀爬的人,感觉就如同登天般的视角,非常震撼。“才开始攀爬没多久,突然上面砸下一支氧气瓶,幸好没有砸到人,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过了不久一声惊呼声,一副高山眼镜又从冰壁落下,掉进了冰裂缝里。再往上攀爬,又是一声惊呼,岩壁上滚下一个背包,一直滚落下冰川底部。”吴新宇说,当时风雪交加,雪花夹杂着疾风打在脸上很难受,呼出的湿气很快就凝结成冰。

  5月16日上午8点,吴新宇终于登上了珠穆朗玛峰峰顶。“峰顶是一个斜面,面积估计只有百余平方米。”在峰顶,吴新宇掏出紧紧藏在怀里的单反相机记录下这一刻。“世界之巅的视野非常美好和宽广,真正意义上的一览众山小,这是属于少数人的风景,属于勇敢者的高度。”停留了约半个小时后,他和向导开始返程。

  然而,好景不长,返程中又出现一次意外。“回到C4营地,因为连夜攀登太累,我很快睡着了,醒来时才发现氧气瓶氧气早已耗尽。”吴新宇说,现在想想都有些害怕,毕竟海拔8000米已是人类缺氧到无氧的边界线了,如果缺氧超过15分钟,再供氧都回天乏力了,很可能在睡梦中就窒息了。

  难忘:300多人围观直播

  在吴新宇挑战世界之巅时,有一群热心网友每天都急切地等待他的消息。“网络费太贵,我基本上把所有群都退了,就剩下一个直播群,里面有300多人。”每当吴新宇返回营地发回相片,群里都一阵欢呼。

  5月初的一次拉练,快接近大本营时突然发生冰崩,“距离我只有200米,冰粉直接洒在脸上,我赶紧拍了一段视频,回到大本营就传上直播群。”吴新宇说,那种震撼,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那时已是晚上10点,没想到群里立刻炸了锅,大伙儿都被这种从未见过的景象吓到,嘱咐他注意安全。

  “晓舞”(网名)是吴新宇的后方联系人,每天都会跟他通信息。“我了解雪山的危险性,高原反应、雪崩、冰崩、冰裂缝及天气原因导致的视线阻隔都会发生意外。”晓舞说,最让他担心的是冲顶那天,“晚上冲顶,路况更危险,他8点多从C4出发,我们预计他会在清晨四五点时登顶,所以我6点开始给他发信息,却一直没有回音。”幸好,16日傍晚,吴新宇终于发回信息“安全回到C4,珠峰顶的路很窄,就像一条断崖”,“晓舞”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原来,吴新宇流量用光,到了营地换了卡才重新跟外界联系上。5月25日,他顺利回到佛山,整个旅程历经50多天。

  “收获”:体重缩水20斤

  吴新宇始终强调自己是一个“保守”的户外运动者,无论何时都把安全放在第一位。在攀登珠峰期间,他的队伍以500美元一天的价格购买了专门的登山天气预报,随时关注山上的天气变化,一旦天气转坏,马上安排下撤。在他看来,作为一个户外运动爱好者,必须要对自己负责。

  而登山的途中,他一直保持一种敬畏而平和的心态。“出发前我们每个人录制了一段小视频,谈谈出发前的心情。对我而言,出发前心情很平静,没有紧张情绪也没有忐忑,就是分几天攀登这座世界之巅而已,就看珠峰是否接纳我了,我想把珠峰最美的风景拍摄给大家。”6月9日,吴新宇将举办一次珠峰摄影展,展示50多天来高海拔上的作品。

  吴新宇说,未来自己可能不会再去挑战8000米以上的山峰了。这次珠峰之旅对他来说也是一次很大的考验,不但耗费了50多天时间,出发前体重70公斤的他返回后只有60公斤重。“如果有机会拍摄一部纪录片,我愿意再重返珠峰。”

标签:报名;珠峰;海拔
责编:徐鑫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