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13x72.jpg
  • 813x72.jpg
综合天下
“中国车手去哪儿了?”外国同行认为中国自行车竞赛市场与选手成长失衡

时间: 2017-11-13 14:48:00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梁璇  

  11月12日,2017环福州国际公路自行车赛在福建永泰收官,来自13个国家和地区的22支队伍展开了5天的激烈角逐。在总里程约589.4公里的赛道上,中国宁夏体彩LIVALL洲际队的哥伦比亚外援洛佩斯注意到,“中国车手变多了。”

  该项赛事在国际自行车联盟注册为2.1级,“比赛级别不算太高,但会着重邀请中国车队,对我这样的国内车手算比较重要的一站。”刘海旺表示,国内职业自行车赛众多,但一些级别较高的赛事“很少邀请小车队”,因此,与国外高水平车手较量的机会依然有限。

  刘海旺效力于中国捷安特洲际队,在第二赛段中,队中两名中国车手分列第6与第10位,“这个成绩说明中国车手很有潜力,只要给他们机会,进步可期。” 曾担任世巡赛环西、环意新闻官的杰夫指着成绩单表示,“可目前,中国车手获得的竞争机会与中国自行车赛事数量、职业程度难以匹配。”

  “令人印象深刻。”2013年第一次到中国执裁的国际裁判扎克谈及中国自行车赛的发展。近年,参与过环崇明岛、环海南、环福州等赛事后,他发现,赛道难度、选手和观众在电视镜头前的表现力等有了明显的进步,“总有人问我,怎么提升赛事的专业度,其实办赛者做得已经不错,国际自盟最在乎的是比赛的安全和公平,而你们在安保上确实投入巨大精力。”且随着电视转播及更多媒体形态关注自行车,带动观众后,“中国自行车市场还会壮大。”

  “赛道难度和赛事职业化不及欧洲,但胜过亚洲其他国家”,这是洛佩斯选择加入中国俱乐部的原因,他看中中国自行车竞赛市场对外国车手的吸引力,这将让他得到更多有效对抗的机会,“虽然,目前还缺乏欧洲高水平选手,但相信不出5年,他们也会出现在中国赛道上。”他的信心源于“不菲的赛事奖金对高水平选手也有吸引力”。

  但现实与想象总有差距,与来自家乡及蒙古国的队友在北京训练生活的5个月,洛佩斯仍有不适,“在哥伦比亚,训练只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我们可以和朋友聚会,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可现在每天100%都是自行车。”因赛事密集,又想有上佳表现,“没别的选择。”在过去5个月里,他参加了八九项国际赛事,比在哥伦比亚半年5次比赛次数增加明显,但哥伦比亚强手众多,“难度接近欧洲的比赛。”这种高质量的对抗让他受益匪浅,因此,他也对中国选手给出“需要去欧洲学习,才能争取更多参赛机会”的建议。

  但在杰夫看来,不解决中国自行车竞赛市场和中国选手成长之间的失衡问题,争论中国选手“走出去”或“留下来”就会成为莫比乌斯环,找不到出口。 “有的比赛三四十支队伍,中国车队仅一两支,队内还有外援,中国车手就未必有机会上场。”杰夫拿出一张秩序单,指向某些中国车队的出场选手,6人的名单里,有的只有一个代表中国的“CHN”,有的完全没有,杰夫问:“中国车手去哪儿了?”

  2011年环太湖赛,杰夫正式开始关注中国的自行车赛,一年中约有一个月,他会接连出现在中国的各大自行车赛场。据他观察,中国赛事组织者希望邀请国外车队来赛,但真正实力强劲的欧洲车队仍意兴阑珊,因此,越来越多亚洲、东欧国家的车手出现在中国赛场上,“给了国外选手很大空间”。同时,像足球、篮球等项目的引援也日益兴盛,“但请到的外援实力如何?能帮助中国选手提升能力吗?”

  赛事期间,记者注意到,不少车队的成员来自五湖四海,语言能力参差不齐,尽管洛佩斯表示,“简单词语加动作,都是自行车的东西,沟通起来并不难。”但对专业体制中成长的中国车手而言,职业思维的差距才是比语言更大的障碍。“不少中国车手的不职业体现在花很长时间就准备一两项赛事,不参加其他比赛;至于一些中国车队,甚至没有教练,这让队内的中国选手难以提高。”杰夫建议,像击剑项目一样,找到好的教练,开出训练计划、比赛计划才是让中国车手进步的“开始”。

  2009年练习自行车的刘海旺是天津队成员,但不到一年的“职业”经历让他感叹:“国外选手的胆子、技术和速度可以甩我们两个台阶以上。”尽管,比赛机会仍待提升,但相较原来“圈子里就这么几个人比”的状况,国内自行车赛事的丰富仍让他感受到“变化”,“原来全运会完了要大恢复、大调整一段,但我们全运会后完全没歇,这不有职业赛了吗?”

  原标题:“中国赛事数量不少且专业,但无法与中国选手的参赛机会画等号”

  外国同行眼中的中国自行车运动

标签:中国车手;赛事;中国选手
责任编辑: 徐鑫     
  • 271x60.jpg
苏网酷评 更多>>
悦动视窗 更多>>
专题汇总 更多>>
全民健身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