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00x80.jpg
  • 813x72(体育频道).jpg
  • 813x72.jpg
综合天下
美国体操队医纳萨尔终伏法 被处最高175年刑罚

时间: 2018-01-26 14:53:00    来源:新华社   作者:王集旻  

  前美国体操队队医纳萨尔性侵犯案件的审理24日在美国密歇根州首府兰辛市结束,这位曾经为美国女子体操奥运冠军队伍保驾护航的业界“神医”,终因性侵犯被处以最高达175年的刑罚。

  “我刚刚签署了你的入狱执行令,你只配待在高墙之内。你无法控制你的罪恶欲望,无论你走到哪里,都会对脆弱无辜的人群造成毁灭。”密歇根州英厄姆县法官阿奎利娜对纳萨尔说。

  “纳萨尔的罪行是经过精心策划的,卑鄙而且阴险。”阿奎利娜说。

  检方律师波维拉斯在总结发言中表示,由于纳萨尔在体操界的声望,受害者们普遍把他当成“神”来膜拜,很少有人会对他的所谓“医学治疗”提出质疑,而纳萨尔正是利用自己的声望和地位,赚取了受害者的信任,从而施行了“高明的操纵术”,侵害了一个又一个青少年运动员。

  “纳萨尔的罪行在广度和深度上是毁灭性的,不仅伤害青少年的身体,更让她们在心理上受到摧残,她们原本无条件信任、甚至敬爱自己的医生,却没想到纳萨尔竟然利用了她们的身体。”波维拉斯说。

  阿奎利娜也表示,纳萨尔的罪行已经“伤害了整个社区的信任准则”。

  去年11月,纳萨尔承认在英厄姆县性侵犯了七名未成年人,而在本次宣判前进行的长达一周的量刑听证会上,法庭允许156名受害者宣读或者委托宣读了证词,其中包括雷斯曼、马罗尼、维贝尔等美国奥运体操冠军,证词中曝光的细节令人感到震惊。证词显示,纳萨尔在长达几十年的行医生涯中,以“医学治疗”为幌子对100多名女性进行了性侵害,受害者几乎都是未成年人,有的受害人只有6岁,有些性侵犯甚至是在父母在现场的情况下发生的。

  “在家长同处一室的情况下,在诊所外还有其他孩子等待的情况下,纳萨尔还在进行性侵犯,这只能用性变态来形容。”波维拉斯说。

  蕾切尔是156位受害者中最后一位出庭作证的女性,她也是最先站出来公开指控纳萨尔的运动员之一。“你是个自私的、有着变态欲望的恶人。”她对纳萨尔说。

  现年54岁的纳萨尔曾在密歇根州立大学和美国体操协会长期供职。在密歇根大学工作期间,身为医学副教授的纳萨尔是该大学女子体操队的队医,同时也为其他女运动队提供医疗服务。纳萨尔也在美国体操队长期担任医生,曾是四届奥运会美国女子体操队的随队医生。纳萨尔性侵案的受害者大多数是从事体操的业余或者专业选手。去年,纳萨尔已因持有儿童色情照片和视频等罪被判入狱60年。

  在法庭宣布刑期前,纳萨尔做了简短的陈述。他说,受害者的证词让他感到“痛彻心扉的震撼”,“任何语言都无法表达对自己所犯罪行的悔意”。“在我的余生里,我将一直接受你们的证词的拷问。”纳萨尔说。

  但是,就在听证会前不久,纳萨尔曾向法庭提交了一封辩护信。在信中纳萨尔说:“我是位好医生,因为我的方法是有效的。那些对我进行指控的病人,与赞扬我的、再次来找我求助的并且会向其他人推荐我的病人,是同一拨人。”

  阿奎利娜在宣判前当庭阅读了这封信,随后说:“看来你还不承认你所做的是性侵犯,你还认为自己是对的,你还认为自己是个医生。纳萨尔先生,你根本不是什么医生,我连一条狗都不会送去你那里诊治。”

  阿奎利娜同时表示,有关方面需要深究一下为何纳萨尔能够长期作恶,而没有得到及时的制止。出庭作证的受害者也大多提到密歇根州立大学、美国体操协会以及美国奥委会应该承担责任。

  除此之外,波维拉斯表示整个社会应该对此案进行检讨。“我们的社会怎么了?为什么受害者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却要忍受经年的痛苦?我们的社会怎么了?当受害者挺身而出的时候,在最终还原事实前,为什么她们却被看成说谎者?”

  对于纳萨尔性侵案的审理还没有完全终结,下周他还将在密歇根州伊顿县继续出庭受审。在那里,他还将面对三起性侵犯的指控。

标签:性侵犯;受害者;密歇根州
责任编辑: 徐鑫     
  • 271x60.jpg
苏网酷评 更多>>
悦动视窗 更多>>
专题汇总 更多>>
全民健身 更多>>